1. 快抖学院首页
  2. 快手电商课程

县长跨界当「网红」

县长发视频、开直播、卖货……这些词乍听起来似乎有点「不务正业」。

但是在最近一年里,共有60多个贫困县的县长、副县长们扎堆快手等直播平台卖货,成为直播电商的新现象。

乡村直播间里最亮的风景,变成了各县市的基层干部们。

县长+网红组合带货

10月13日,快手举办了一场直播活动,陕西省佛坪县的副县长高波与快手吃播达人「爱美食的猫妹妹」配合的直播活动,销售的是佛坪县的农特产品——蘑菇酱与魔芋豆腐。

「爱美食猫妹妹」在快手上拥有超过2600万粉丝,她的直播分析页面显示,这场与县长配合销售的直播,累计观看人数超过10万+,最高在线人数为3.4万

数据来源:壁虎看看bihukankan.com

在直播过程中,高波副县长熟练地对着屏幕上的「老铁们」打招呼:“点点红心,优惠更大,要给老铁们带福利”。

猫妹妹就着大米饭,跟老铁们分享蘑菇酱的味道:“好吃不贵,还能打折包邮。”高波看着屏幕上刷刷滚动着的留言说道:“产品天然无公害,老铁们放心食用。”

除了直播售卖农副产品以外,高波还时不时为佛坪县做推广,佛坪是“熊猫之乡”、“生态之乡”,他邀请老铁前来旅游作客……

2019年4月,在中央部委任职的高波到陕西省佛坪县挂职,任务之一是抓好脱贫攻坚工作。今年,佛坪县已先后3次邀请快手头部主播,与主播合作推介佛坪县的自然风光,这些直播获得了至少3000万人次的曝光。

除了高波,现场还有4位来自其他省份的县长在和快手网红大V一起,向数以万计的老铁推销土特产。

河北怀安县的副县长封殿胜还向快手电商达人「娃娃」颁发了一份荣誉证书,他对着着屏幕上扣「666」的网友说,「娃娃」获得了一个名为「电商扶贫」的证书,并谢谢老铁的支持。

娃娃在这次直播中共计销售额为4.56万,销售的怀安县瓜子已经加单两次了。

数据来源:壁虎看看bihukankan.com

据了解,此次活动总曝光3亿+,在现场直播的10分钟内,佛坪的魔芋豆腐、蘑菇酱等多款产品均售罄,50万+商品总点击,1小时内售卖突破10万单,销售额超过300万,帮扶超过5220户建档立卡贫困户。

其实对于县长们来说,直播卖货的门槛一点也不低,不仅要求产品有完整产业链,且需要有严格的品控。而对于直播者,这大概能说是一场从「县长」到「销售员」的跨界。

但是为了脱贫摘帽,贫困县县长们在直播镜头前只能各种「拼命」。也只有在直播间里,网友们才有机会看到中国基层干部「反差萌」的一面:贵州长顺县副县长刘春晓为了让网友放心购买布依族的绿壳鸡蛋,直接生喝了一枚鸡蛋;甘肃礼县副县长刘粉梅打扮成古装,向网友推销礼县的「花牛苹果」;甘肃礼县副县长高小强则在直播中边吃苹果边称呼粉丝「宝宝」……

借助县长+网红的特殊模式,贫困县的农特产品正在以高价值的产品形态,逆流向一二线城市白领的家里。

县长直播成新风潮

这股县长直播风潮从几个县长零星的尝试,到成为席卷全国的新现象,县长走进直播间,已经成为越来越常见的形式。

在10月14日杭州的一次直播活动中,近20位来自新疆、西藏、四川、贵州等地的县长,对着直播屏幕另一端的网友卖力吆喝当地农特产品。

这其中就包括多伦县县长刘建军,2015年从锡林郭勒盟到多伦县工作之后,他就爱上了这个小地方。刘建军常说,「北京正北,多伦最美」。北京正北180公里,就是多伦县,公路距离340公里。这里凝聚了锡林郭勒大草原所有的景观,「山水林田湖草沙,多伦诺尔大氧吧」。多伦诺尔是锡林郭勒的浓缩和精华版。多伦的历史,也因康熙会盟,闻名于世。

不过,「好酒也怕巷子深」。该怎么把多伦宣传出去?传统的三大件—报纸、电台、电视台,投入大、受众面小。刘建军找人询问过京津冀一些电视台广告投放的费用,至少要几百万。县里财政不可能有这笔支出,而且收效难以判断。如果宣传片只在多伦县或内蒙古自治区内的电视台投放,起不到太多招商或吸引游客的作用。宣传上的困境,让他不得不去探索新路径。

这时候,有盟里领导建议,可以用新媒体平台尝试搞搞宣传。他研究了一段时间,看到外地有村官用直播卖货,多伦本地的网红也有一些通过直播改变了生活的。

他琢磨着自己也拍些短视频,于是注册账号「多伦县长刘建军」。今年7月21日,他发布了第一条视频《草原小城》,一开始收效甚微,后来开了直播,却因县长的身份遭人怀疑与误解,好在他坚持每天直播,持续在快手上拍短视频、发直播,将观众人数慢慢积累起来,有了人气。

到目前为止,他已经发了超过1400个作品,内容涵盖多伦县政务介绍、县政府部门工作动态、风景名胜等,共收获近4.5万粉丝。

数据来源:壁虎看看bihukankan.com

而让他成为「网红县长」被大众所熟知的则是今年7月30日「越野车碾轧草原」事件。因为某男子破坏草原的违法行为,刘建军连发7条短视频,敦促当事人归案。此事迅速形成热点,引发媒体跟进,涉事者很快主动归案并道歉。

县长直播开创快手问政

除此之外,刘建军甚至还建立机关单位直播体系成为县里政府工作报告的内容。他在直播中展开问政,宣讲县里政策,解答群众提问,要求副县长、各乡镇和政府部门主要领导都进行直播。

「新媒体就是给每个人发了一个移动的电视台」,这句话被刘建军常常提起。

「让快手成为工作助手,发出我们的声音」。作为48岁且工作繁重的中年人,刘建军只能一点点了解各新媒体平台,他不仅有快手账号,在别的平台也有,并且频繁和网友互动,而不是默默潜水。

他在快手上的直播一直坚持了下来。直播日常工作和下乡情况,实拍调研过程和村民生活状况。刘建军在快手的周报显示,他的每周直播时长,常常超过全国99%的用户

通过直播,他察觉到这是一个直接了解社情民意的平台。他把这些想法融入政府工作报告,要求县里的干部注册快手账号,尝试走网络群众路线。

「发生了什么事,上了热搜,你还不知道,这说不过去。」刘建军考虑公务员的业务繁重,并未要求每个干部都开直播,但是基本的要求是了解使用新媒体,了解民情,掌握所属业务,不要什么都问秘书。

多伦县的政务多媒体直播间自今年6月底开始了试运行,这是全国县一级行政单位里难得的尝试。开播的第一天是由刘建军负责播的,和网友通过线上面对面沟通,宣讲县里政策,解答群众提问,之后各乡镇和政府部门主要领导都进行试播。虽然像统计局这样的部门,工作与老百姓直接接触少,难有互动,也出于统计工作严谨的考虑,局长只能照读事先准备的材料,直播间里人不多,只有不到三十个人,但也有观众都表示认可。

从今年8月1日起,「新媒体问政」,正式开始。副县长们也将轮流坐在手机前,面对群众进行直播,讲解各自分管的业务。

刘建军表示,他无意成为网红,但是粉丝增加,成了所谓的网红,他也不介意,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多伦,这有啥不好?相对于其他新媒体平台,刘建军现在用快手较多,他说这些平台无所谓好与坏,就像电视机,看什么节目,完全是自己的选择。如果有天粉丝数量到了几十万,那时候宣传多伦,让老乡的产品走出去就不是问题。「一花独秀不是春。」刘建军的梦想是,多伦尽快涌现出大量网红,形成自己的宣传矩阵。

他算了一笔账,全县11万人,如果有3万人用新媒体,每人每天发一条短视频,每条短视频有10人观看,那就有30万人了解了多伦。实际上,一个网红的浏览量不止这些。他说,那个时候,他就可以好好睡觉了。

除了直播,现在刘建军每天要花好几个小时在各个平台上回复网友,很多多伦居民有他的微信,双方的互动无形中占用他的私人时间。但是眼下,用新媒体平台改善政务、宣传多伦才刚刚开了一个头。他不能停下来,要带个好头,他盼着过几年,等大家都有了各自的粉丝,多伦就会被更多网友熟知。

经过几年的发展,而今「网红」+「直播」已经成为了互联网上最吸睛的组合拳。对于农村电商来说,如果由富有话题性的人物出镜,则更容易吸引消费者。

地方官变身「网红」,为自家农产品站台,既亲民又有新意。县长和网红最大的区别是,网友对中国基层父母官,天然会有一种信任感。再借助强大的互联网平台,不仅能快速提升农产品知名度,帮助村民增收,也能探索精准扶贫之路找到一个入口。通过创新模式,做好农产品和市场的连接,改变农村地区农业增收的方式,这是县长直播、电商带货的本质。

而快手直播问政这种形式,除了更贴近群众以外,也能倒逼官员去学习更多业务知识,锻炼他们的应变能力,语言组织能力以及处理问题的能力等等。

「直播」本身只是一个工具,主要看如何运用。

在流量为王的互联网大背景下,网红能够拥有的大量流量以及极强的变现能力,如何更好的借助「网红」的身份,为民众谋福利,也成为了新时代背景下县长们应该要去学习的事了。

想了解更多的朋友们不妨登录壁虎看看官网一探究竟吧!

数据 | 壁虎看看

图源 | 网络(侵删)

原创文章,作者:kuaidou8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kuaidou8.com/751